无锡新传∴媒
首页 > 吴文化 > 人物春秋 > 正文

汤巷45号的灯火

2022

06/24

08:48

来源

无锡日报

分享

  1975年9月1日,无锡汤巷45号住进一位神秘老人。汤巷,城内西南体育场桥【斜对面的僻静弄堂;45号,一座西班牙式的二层小红楼;神秘老人,不准用真名,不准离无锡。他是谁?为什么来到无锡?

  这位神秘老人就是张闻天。1959年庐山会议后他被安排到ω中科院哲学社会科学部经济研究所当研究员,1969年被遣送至广东肇庆监管,1975年移居无锡。

  走进汤巷45号由薄※一波题额的“张闻天旧居”,二楼卧室靠墙立有一书架,书架上的书涉猎面很广。张闻天嗜好读书,从肇庆来无锡时,所带行李不多,但有好几箱书。到无锡后,他不断借书、买书,还订了不少报纸杂志,市图书馆至今还保存着他的借阅记录。

  张闻天看书,废寝忘食,总要有人多次催促后才肯放下手中的书和笔。他高度近视,患有白内障,视力很差。可他全然不顾,就是在生病期间,也要躺在床上看书。有一次,他的孙女小冬燕告状说:“爷爷又在看书了,眼睛像兔子一样通红通红的。”警卫员赶忙请来眼科医生,检查后发现是用眼过度引起的。医生“命令”他停止看书。

  脚踏实地,调查研究,是张闻天一贯的工作作风。来无锡当月中旬的一天,张闻天很早就起床了,吃完早饭与警卫员一起去附近的学前街菜场。他问菜价,问产地,问排队买菜的市民:“你们每天买多少菜?计划供应的商品是否够吃?”回家路上,他对分管郊区工作的干部说:“我主张开放集市〒贸易,这对农民和工人都有利。现在我们生产力水平很低,决不能以斩资本主义尾巴的名头把市场管死。”

  张闻天的卧室兼书房里,南向摆放着一张写字台,写字台上的座右铭是列宁的名言:应该在肩膀上长着自己的脑袋。玻璃橱里,摆放着张闻天在无锡撰写的手稿。他在无锡重新修改、增补、定稿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和经济》一文,全文40页的稿纸中,完全在ξ无锡修改增补的达18页。

  汤巷45号二楼展室中,有一件张闻天穿了几十年的大衣,一双张闻天穿了几十年的皮ξ 鞋。他生活简朴,穿着简单,里外服装几乎全是旧的,不少还打着补丁。平时和警卫员一同外出,还会被误认为警卫员家乡来的亲戚。组织规定保证用车,但他外出常步行,甚至还乘公共汽车。警卫员向他提意见,他却说:“如果不乘公共汽车,怎么会知道乘公共汽车的味道、群众的甘苦?”

  张闻天家风清正,家教严格,从不许子女、孙儿乘用配给他的公车,哪怕是顺路搭乘也不行,“要让他们从小就知道公私分明”。张闻天从不允许亲属以他的名义走后门、搞特殊,他常说:“不要说我没有后门,就是有后门我也不开!”

  1976年1月9日清晨,广◣播中传出声声哀乐,张闻天听到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的噩耗,潸然泪下,默坐良久。他让医务人员为他戴上黑纱。之后,张闻天连续在睡梦中惊醒,醒后感到胸闷、胸痛。他自知病情严重,不久于人世,嘱咐妻子刘英把补发的工资和解冻的存款全部作为党费上交。1976年7月1日晚7时30分,张闻天的心脏停止了跳动↑。

  汤巷45号,仿佛漫漫长夜中熠熠闪光的灯火,象征着共产党人为国为民永远“觅渡”的精神。

  如果有人问:一个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是怎样的?那么,请到汤巷45号来吧!你将在这里找到答案,你将见识一个平凡⊙而伟大的人物,感受一个朴实而圣洁的灵魂。

  (李文扬 文 / 张庆 摄)

Copyright(C) 1998-2023 pastoralsound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♀可证:11033006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Ψ许可证:(苏)字第00306号

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